扎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顽强的买路钱难以承受之重

发布时间:2020-07-13 14:03:36 阅读: 来源:扎把机厂家

央视调查称,中国每年公路乱设卡、乱罚款、乱收费现象严重,罚款可达4000亿元。采访得知,大货司机每天在公路上最少被罚款100元。

近期产地蔬菜价格暴跌,央视记者调查发现,物流成本约占菜价八成,物流问题直接关系着卖菜难、买菜难。而乱收费、乱罚款、限制多等因素已成为物流业的突出问题。根据当前国内标准,绝大多数运输企业要么赔本,要么违规超载上路。本报辑取央视“聚焦物流顽症”专题,和读者共同探讨。

堵在最后一公里

北京市海淀区某个菜市场附近,一条不足两百米长的道路两旁,停靠着数百辆拉菜的小面包车。很多菜贩子用这种面包车,人货混装运输蔬菜。由于人货混装违反交通法,菜贩子们被交警罚款的频率很高。

在社区卖菜的杨大姐说,蔬菜进城太难,每次都是提心吊胆。此外,还有摊位费、卫生费、水电费等等,每个月都得两千多元,这些最终都摊进了菜价。

蔬菜进城遭遇物流围城,价格跟着水涨船高。那么城市里其他的商品配送,又会经历怎样的过程呢?

上午八点,在北京东五环的这个仓库,配送人员正在分装从全国各地运过来的服装、鞋袜,配送到北京市中心的各家卖场。

货车司机老寇接到的任务是去中关村送货。按北京市的规定,货车进入四环需要货运通行证,但是老寇的车没有通行证。一路绕行的老寇进入了中关村地区,直接开进了禁行路段。

到了目的地,老寇分秒必争地开始卸货。在限行时间之前送不完货的话,他就得在市里面等到晚上八点才能回去。老寇说,最近北京的停车费涨了,每送一家商场,货主给他25元,但是在黄金地段,停车费都在每小时15元以上,一旦到了时间出不了城,单停车费就需要100元左右。如果一天送六个点,他不仅挣不到钱还要亏钱。

北京德利得物流总公司运营总监恽绵说,怎么把货送进这些区域一直是北京的物流企业最头疼的问题。

城市配送的最后一公里,路不畅,很多城市担心交通拥堵,对货车限行或禁行。另外,现在的货运车辆几乎没有专门的停车位。城市配送陷入物流围城,恰恰是最需要物流的地方,物流的通行是最困难的地方。

顽强的买路钱

长途货车司机吴忠耀,常年跑广东到辽宁的专线,这也是目前国内直达运输最长的线路之一。

2009年他贷款20多万买了一辆货车,现在却只能勉强维持生计。以下是吴师傅跑线上的高速收费:广珠西线,行驶5公里,交费12元;广州环城高速,5公里交费10元;广清高速、广州北二环高速,20公里交费45元;然后进入京珠高速,开往江西方向。在江西境内,行驶606公里,交费1106元。货车进入江苏,420公里,交费865元。随后从山东烟台港乘轮渡抵达辽宁大连。山东境内377公里,交费570元。

将近三天两夜吴师傅最终抵达终点站沈阳,在辽宁境内交费520元。此行经过广东、江西、湖北、安徽、江苏、山东、辽宁七个省份,陆地行程2576公里,交费4878元,平均每公里交费1.89元。轮渡费用4100元,总共花费通行费8978元。

吴师傅心中另有一笔账:这一趟拉了32吨货,运费27500元,油费8080元,过路过桥费和轮渡费用8978元,每趟保险、轮胎折旧、机油等费用2000元,扣除同伴工资后,自己能赚7000元左右,但现在从辽宁往广东方向运费压得极低,只有21000元左右,有时甚至是亏本行驶。

这样算下来,从辽宁到广东一个来回,将近6000公里也就是赚六千到七千元,每个月在辽宁、广东之间能跑两个半来回,总共能赚12000到15000元,去掉每个月还车贷12000元,最多能剩下两三千元。

根据交通部门提供的数字,目前中国有货运营运车辆907万台,全部物流市场中,车辆在十台以上的公司,比例不到10%,车辆在100台以上的公司,比例不到3%,只拥有一台车的个体运输户,占了将近40%。小、散、弱、差的现状决定了公路货运基本上还是依靠价格进行竞争,而高昂的过路过桥费无疑成了物流业沉重的负担。

遂宁订做西服

襄樊工作服订制

白城西装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