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神秘富豪颜立燕案开审爱建三高管同列被告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7 04:17:30 阅读: 来源:扎把机厂家

神秘富豪颜立燕案开审爱建三高管同列被告,

在上海市公安局浦东花木看守所蹲了8个多月的上海神秘富豪颜立燕,终于站在了被告席上。颜是上海骏乐实业公司、上海达德投资公司及哈尔滨爱达投资置业公司实际控制人。

2010年1月3日上午9时半,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第一法庭,涉嫌挪用资金和合同诈骗两项罪名的颜立燕案开庭。与颜立燕一起成为被告的,还有爱建信托原总经理马建平、爱建证券原董事长刘顺新以及爱建证券前董事陈辉。

《起诉书》指控,颜立燕主要涉嫌挪用资金罪和合同诈骗罪。上述4名被告通过贷款及签订虚假合同等手段,挪用爱建信托资金,致使9.37亿元无法归还。

颜并与马建平共谋,将在哈尔滨尚未开工的爱建新城虚构为商服建筑,实际占有资金17.11亿元。

引人注目的是,开庭前,颜立燕的律师 有 中国第一刑辩律师 之称的田文昌向记者明确表示,将为颜立燕作无罪辩护。 颜立燕被控的两项罪名都不成立,彻底无罪。即使你指检察院说的都是事实,颜也不构成犯罪,这太明显了!

庭审预计进行两天。有知情者告诉记者: 检察院的案卷有100多本,提供给法院的案卷就有11本。 而去年10月和12月中旬,该案曾两次被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退回公安局,要求补充侦查。

由于该案与上市公司爱建股份sh600643直接关联,且案件4个被告除颜立燕外均为爱建原高管,因此引起媒体和投资者的广泛关注,开庭前1个小时,要求旁听庭审的市民就在法院前排起了队伍。然而,除了4位被告家属,其他要求旁听的市民并未如愿。

漫长的庭审

虽然距离本报记者最后一次采访颜立燕已有10个月的时间,但站在被告席上的这位上海滩富豪的身体状况并无大的变化,只是由于缺少运动和阳光,48岁的颜略显发胖,本就白皙的脸庞多了一丝苍白。

颜立燕、马建平、刘顺新和陈辉是去年5月22日和5月15日,分别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的,此前1个月,颜立燕的手机已连续处于关机状态。同年6月15日,因涉嫌合同诈骗罪,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一分院批准,上述4人被执行逮捕。但去年8月13日,上海市公安局将该案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时,诉由改为:颜立燕、马建平涉嫌挪用资金、合同诈骗两项罪名,刘顺新、陈辉涉嫌挪用资金罪。今年1月10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正式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月3日的庭审漫长。上午两个多小时的庭审只进行了两个程序:首先由公诉人宣读起诉书,然后由公诉人和辩护人向颜立燕发问;下午,直到5点半休庭,公诉人和辩护人就资金挪用问题对颜立燕的质询仍未结束。晚上,法官挑灯夜战,继续下午未尽的程序,但到近9时收工时,尚未开始颜的第二个罪名 合同诈骗的质证。2月4日,庭审还将继续。

《起诉书》显示,颜立燕主要涉嫌两宗罪:挪用资金和合同诈骗。《起诉书》指称:从2000年10月至2001年9月间,上述4个被告多次共谋,利用马、刘、陈等人的职务便利,通过贷款方式及签订虚假的《信托资金委托管理合同》等手段,将爱建信托的资金挪给颜使用,致使 资金到期未能归还9.37亿元 。

此外, 颜立燕还与马建平共谋,以承担爱建信托不良资产为名骗取资金 ,构成合同诈骗。《起诉书》提供了如下事实:2003年1月,颜、马将在哈尔滨尚未开工建造的爱建新城10万平方米地下建筑虚构为商服建筑,向爱建信托折抵20亿元;2004年5月,颜又虚构了爱建新城10万平方米地下商服建筑,以每平方米2万元的价格折抵给爱建信托。 上述资金颜立燕实际占有17.11亿元。

坐在被告席上的颜立燕则称,爱建信托要通过爱建证券到香港去炒股,但由于信托的资金不允许直接进入股市,所以爱建信托和爱建证券联手请我们公司帮忙,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先将资金从体内转到体外,再从体外转到体内。

这没有罪啊,顶多是违规。 田文昌对记者说, 从法律上,退一万步讲,即使《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全部成立,颜也没有罪。 他当庭表示,公诉人就颜立燕涉嫌挪用资金罪列举的所有证据,与挪用资金罪无关。

目前庭审尚未进入法庭辩论阶段,但控辩双方对案件性质的巨大分歧已经显而易见。田文昌认为,爱建信托是金融机构, 颜立燕借款、付利息,这是借贷款合同,法律关系明确;他通过金融机构贷款,根本不存在挪用资金。

据田文昌透露,他与马建平的律师也进行了沟通, 马的律师表示,有足够的理由表明马建平也没有违规放贷,因为这件事经过爱建公司贷款审查会的批准。

而那笔 到期未能归还 的9.37亿元资金,颜的公司已在2001年11月前,通过 债权债务转让 的方式与爱建作了一个了结。 到今天为止,颜仍有足够的资金。 田文昌说。

剪不断,理还乱

今年63岁的田文昌对案件胜诉似乎信心十足,知情者说,开庭前一天傍晚,他在颜立燕的会所轻松地弹起了钢琴。

事实上,田文昌从其它律师事务所手里接过这个案件仅仅20多天的时间。

因为去年4季度,案件曾被两次退侦,颜立燕是否会被提起诉讼,其家属及原聘请的律师当时心中无底。 颜立燕与爱建有一系列合同和协议,我们找了十几个全国知名政法专家咨询,他们都认为不构成诈骗。 颜的一位律师曾对记者如是说。

今年1月10日,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正式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后,颜的家属才郑重请求田文昌出马。

田文昌在政法圈内可谓赫赫有名。他1983年毕业于西北政法学院,同年到中国政法大学任教,1986年即任法律系副主任,1988年破格晋升为副教授。1995年,他创建京都律师事务所。

田文昌以擅长办理各类典型疑难法律事务而著称,曾代理了天津大邱庄被害人控告禹作敏案、云南省省长李嘉廷受贿案、中国第二富豪杨斌涉嫌虚假出资案等多起国内外影响重大的案件。

然而,田文昌认为,他现在所接手的这个案件案情 很简单 ,事实很清楚,颜立燕既没有挪用资金,也不涉嫌合同诈骗。 哈尔滨项目的问题,实际上是爱建以收购地下商铺的名义,消化自己的坏账。

本报记者曾长期跟踪颜立燕与爱建股份,发现在徐风任爱建股份董事长前,其双方的关系一直处于亲密状态。有知情者则一言以蔽之: 颜立燕与爱建是互相利用。

仅高中文化程度的颜立燕,至2004年刘顺新 挪用巨额公款 案发前,在上海滩一直默默无闻,他为人低调,人称 神秘富豪 。他曾向本报记者透露,其第一桶金来自于食糖。 我1988年,25岁左右,就到广西去做糖的批发生意了。

然而,颜立燕通过爱建才开始飞黄腾达却是不争的事实。上海田林路上的爱建苑是颜与爱建早期合作的结晶,哈尔滨爱建新城项目则是双方合作的顶峰,但如果没有爱建,颜立燕不可能有机会参与这个大项目。

2002年3月,哈尔滨市的一位主要领导曾来到上海,为准备搬迁的哈尔滨铁路车辆厂1平方公里土地招商。通过上海市有关方面的介绍,这位官员直接找到了有上海房产50强之称的爱建房产和爱建信托。 哈尔滨这个地段如上海外滩,如果把这个地方吃下来,效益肯定很好。 2004年3月11日,时任爱建股份副总经理的康从之和爱建房产公司总经理王昌达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回忆。

但王昌达他们担心,爱建董事会不敢到千里之外的哈尔滨去投资。 要开发1500亩土地的房产,他们吓都吓死了。

为此,经爱建股份董事长顾青同意,马建平、王昌达他们与颜立燕商量,由爱建和达德来共同开发哈尔滨项目,资金由颜立燕的公司出大头,具体运作以爱建为主,利润协商分成,同时爱建收取一定的服务和管理费用。王昌达和康从之称: 这是民营企业的机制、实力和爱建品牌及管理经验的结合。

哈尔滨项目无疑让颜立燕赚得盆满钵满,因此,当爱建因刘顺新案出现巨额资金黑洞时,他投桃报李: 作为友好公司,我们先把这个洞补掉。 颜当时对记者说。

颜立燕所谓的 补洞 ,就是2003年和2004年,爱建先后两次以每平米2万元的价格,向哈尔滨爱达置业公司购买各10万平米的地下商铺。 当时,爱建股份董事长顾青和马建平一起来谈的。 爱达置业公司法人代表张金水回忆说, 他们向我们买了40亿元的东西,实际只付了13.13亿元的现金和8亿多元的债权,剩下的18亿多都是烂账。我们同意签回购协议,把他们18亿多的窟窿补掉了。

在6年前的那次采访中,康从之和王昌达也提及了爱建当初为何找颜立燕补洞的原因:由于爱建股份是爱建信托的大股东,按证监会规定,爱建信托发生刘顺新挪用巨额公款这样的重大事项,爱建股份理应及时公告。 但有一个问题,此事一披露,我们股票就会大跌;同时爱建信托是金融单位,客户都会来挤兑。 而哈尔滨房产项目无疑给爱建提供了一个补洞的机会。

而针对此次《起诉书》中指控的 颜又虚构了爱建新城10万平方米地下商服建筑 一说,田文昌表示: 不存在工程项目真假的问题,因为两年后颜还要回购,它爱建并没想真要这个项目。

颜立燕的一位下属则称: 《起诉书》中提及的 尚未开工建造的 10万平米地下商铺,其实当年3月就已开工,如今已建造完毕,等待装修;另10万平米地下商铺也非虚构,其中的6.5万平米应爱建要求,早已换成了地上6.4万平米的商场现为哈尔滨百联购物中心。由于有8万平米的地下商铺原是防空洞,虽房产证已办到爱建名下,但土地证仍在申办中。按每平米2万元计算,就构成了所谓的 被颜立燕实际占有17.11亿元 。 而这一说法仍有待确认。

液压摆式材料试验机

金属箔拉力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