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九点零九

发布时间:2019-12-10 19:08:36 阅读: 来源:扎把机厂家

九点零九

“真是的,怎么下了这么大的雨,一会儿该怎么回去啊。”我趴在窗台上,看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玻璃上,有些暴躁地锤了锤大理石台板。

胡沫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得了吧,你不是刚call了你的小男友来给你送伞吗,赶紧认部位吧,好不容易求了老师让我们待在这里,过两天可就要考试了。”

我朝她“嘿嘿”地笑了笑,皱起眉头拿书挡在鼻子前面:“这味儿可真重,熏得人脑瓜子疼,真不知道我填志愿的时候怎么想的,居然学了医。”

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局部解剖实验考,我和胡沫不得不在大晚上的把自己关在解剖教室认结构部位。

“别抱怨了,快点翻书,外头乌漆墨黑的,怪渗人的。”胡沫用手肘捅了捅我,小心翼翼地翻开尸体的胸锁乳突肌,指着一根神经让我辨认。

为了加快效率,我们两人,一个负责查书认部位,一个负责摆弄尸体。

“知道了知道了。”我一边手忙脚乱地翻着课本,一边眯着眼睛凑上前去想看清胡沫摸出来的到底是哪根纤弱的神经。

我向来对福尔马林特别敏感,几乎每次解剖课都会被熏得泪流满面。这不,才一会儿,我的眼中就被迫泛起了点点水花。

“这是哪根啊……”由于实在不能确定,我微微弯了弯腰,想要找的别的标志物。

我正端详地仔细,一抬眼对上尸体的侧脸,却见那已筋肉破损看不清面容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惊得我一阵尖叫。

“王恰你有病啊!”胡沫被我吓了一跳,不满地咆哮道。

我惊魂未定,连语调都在瑟瑟发抖:“尸体……尸体刚才笑了。”

“你是不是发烧了。”胡沫又好气又好笑,扬起手来就想像平时一样敲我的头,不过因为她戴着碰过尸体的手套,便只凌空虚戳了几下我的脑袋,“被福尔马林熏糊眼睛了吧,这种话都说的出来。”

我一晃神,就瞧见胡沫指着我的手上全都是血,不由自主地倒退一步,死死地用手捂住嘴不敢出声。

“你干嘛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胡沫看我这副模样,有些不高兴起来,“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吧。”

我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定了定神,再度睁眼时却见一切平静如初,没有诡笑的尸体,也没有满手的鲜血。

难道真是我犯迷糊了?我捶捶脑袋,打开窗户的一条缝隙。果然,被窗外的冷风一吹后便感觉清醒了不少。

我们两个人继续复习辨认着,一转眼已认得七七八八。

“都这么久了,蒋华尔怎么还没来啊。”胡沫打了个哈欠,疑惑地问道。

我也正觉得奇怪,便抬头看了一眼教室挂的时钟,九点零九,也不是太晚。

“没想到我们才看了这么会儿,我还以为好长时间了呢。”想着华尔也差不多该到了,我喜滋滋地理了理身上的白大褂,“快把胸腔部分认完吧,我还得回去写实验报告呢。”

胡沫点点头,掀开尸体的两排肋骨,将心脏拨到一边好看清楚迷走神经的走向。

“嗯,从这里一直往上,对的确实是这根。”我正看的入神,随着视角向上所见的一幕却是吓得我魂飞魄散。

我分明看到,胡沫捧着的那颗心脏,正在一缩一缩地跳动着,好像仍有生命一样。

“胡……胡沫。”我已经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倒退一步靠在窗台上,抖着手指向胡沫手中的心脏,“心,那颗心在跳。”

胡沫原本正发着呆,被我这么一喊,低头一瞧,顿时整个人像被木桩钉住了一样,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就在我们两人呆若木鸡之时,教室外的走廊突然传来踢嗒踢嗒的脚步声,我心头一松,一边跑向门口一边大声喊道:“华尔,华尔!”

可华尔并没有应声,脚步声时远时近,好像正徘徊于门前一般。

“不是蒋华尔。”

我听到胡沫十分平静的声音,诧异地转过头望向她,却看见了一副我此生都不会忘掉的诡异情景。

胡沫不知何时已将那颗心脏从尸体上扯了下来,虔诚地双手捧起举在胸前,好像是护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胡沫?”我试探地问着,同时悄悄地向门边摸去。

纯白美胸少女私房性感写真

魅女郎子祺私房大尺度诱惑写真

【mide系列】最新番号搜索90后番号作品mide472初川南(初川みなみ)就是这样色眯眯的看着

超水灵美女户外清新照片

200GANA1681

高跟黑丝短裙美女私房诱人写真

气质美女模特魅力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