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少年向前冲十一

发布时间:2020-07-13 10:24:20 阅读: 来源:扎把机厂家

核心提示:大雪弥漫,天地一色,耳中也变成单纯的落雪声。落雪有声,只有悲伤之人才能体会得到吧!萧云志独自一人走着,眼泪终于落了下来。滴在雪上,马上又被新落的白雪覆盖,一点痕迹也看不见。他心中阵阵疼痛,胃里酸水直流,整个人痛得佝偻起来,低垂着头蹒跚行走在白雪覆盖的大道上... 大雪弥漫,天地一色,耳中也变成单纯的落雪声。落雪有声,只有悲伤之人才能体会得到吧!

萧云志独自一人走着,眼泪终于落了下来。滴在雪上,马上又被新落的白雪覆盖,一点痕迹也看不见。他心中阵阵疼痛,胃里酸水直流,整个人痛得佝偻起来,低垂着头蹒跚行走在白雪覆盖的大道上。

他是爱她的,无论在心底反复否认千万遍,可还是痛得眼泪直流。别人总说,爱一个人,就该祝福她好好的活下去。可是,也有人说,爱一个人,若不能得到她,就让她恨自己一辈子。

萧云志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不想许香雨心伤,不想她难过。至于他自己,他向来是无所谓的。他无法做到祝福她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可是也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来。爱情本来就勉强不得,今天他若是一定要许香雨嫁给他,想来许香雨也不会拒绝。

可是,这样对于两人的未来真的好吗?相对于勉强的结合,还不如洒脱的分手。死缠烂打,只能让两人更为痛苦。

尽管知道自己应该离开,心中的疼痛却是丝毫没有减少。萧云志拖着沉重的身体,一步步朝着前方走去。前方是什么地方,他并不在乎!

雪越下越大,天色却越来越暗,能见度降到很低。车辆很少,只有不多的车辆顶着雪白的车顶在雪白的路上缓慢前进。

车虽少,路上的行人却很多。父母带着孩子,老人们相持着,情侣们相拥着,在风雪中享受属于他们独自的快乐,把悲伤留给本就悲伤的人。

带着一身风雪,萧云志走进了一家酒吧。他心中苦闷,却不知该怎么发泄。对于一个致力于工作,不抽烟,不赌博,没有一丝不良嗜好的人来说,喝酒也就成了唯一的发泄方式了吧!

他并不怎么喝酒,更不知道怎么分辨酒的好坏。此时,他只觉得心中很痛,痛到想要死掉。也许,酒精麻木之后,心中的痛苦会减少些。

服务员上来问他需要什么酒的时候,他有气无力说了一句:“最容易喝醉的酒!”

服务员是个二十左右的年轻小伙。对他来说,喝酒并不是需要才喝。他这个年纪的人,能理解痛苦的不多。对于萧云志的要求,他没有多说,直接搬来了一瓶二锅头,一瓶茅台。末了他说:“不够可以再叫我,只要你有钱,喝多少都没问题!”

他斜着眼睛,抱在怀里的酒却没有放下来。

萧云志心中更气,掏出钱包,一把拍在桌子上。可是,翻开钱包的瞬间,他的表情便凝固了。钱包里除了银行卡和身份证,就只有几块钱!他才想起早上被偷去的一千多块钱。心中更是悲凉,眼睛直愣愣盯着钱包,一时间竟是怔住了。

那小伙子见他翻开钱包,没有见着鲜红的票子,不禁阴阳怪气说:“对不起,我们这儿赊账,不刷卡,只收现金!”他头一甩,拧着两瓶酒就回到吧台,将酒放到原来的位置。

萧云志只痴痴望着空空的钱包,突然间情绪泛滥,抱头猛哭起来。他心中凄凉,悲伤之时连喝点酒都得不到满足,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酒吧里多是一些年轻男女,此时看见一个大男人埋头痛哭,不禁诧异地看过去,心里却是有些鄙视。

“服务员!”

混乱之中,一个甜美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熟悉,一时又想不起在哪儿听到过。

服务员走过来,脸上堆满了笑容:“小姐,需要什么?”

对美女,他向来有耐心。

但是那美女却理都不理他,简直没有看见他脸上的笑容。只冷冷的问他要了两瓶酒,便回过头去看着萧云志,连和服务员说话的意思都没有。

小伙子心中不忿,却又不好发火,只得尴尬离去。

桌子突兀震了震,萧云志心中悲伤,也知道大庭广众之下哭泣,实在是不雅的行为。此时,整理下心情,悄悄抹去眼里的泪水,抬起头,便看到一个美女正目不转睛看着他。

他刚才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现在才发现,先前自己听到的声音,竟真是于冉的!

于冉坐在他面前,脸上有些悲伤。她穿了一件雪白的毛大衣,亮丽的外衣将她衬得格外美丽,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萧云志收拾好情绪,朝于冉笑了笑:“你怎么来了?”

于冉低下头,似乎不敢看他。伸手一推,将手中的酒递给萧云志,“我来看看你,怕你。。。”

“怕我想不开?”

她没有说话,这已用不着再说。她若不担心,为何要在风雪漫天的时候跑来陪他?

萧云志突然摇了摇头,表情似笑非笑,往酒杯里倒了一杯酒,一仰头,酒便已下肚。辛辣,苦涩,在胃里尖刀利刃般翻搅,空空如也的腹中仿佛有一把锥子在钻动。

于冉不忍他伤害自己,担心道:“你慢点喝!”

萧云志摆了摆手,脸上却有残酷的欢快。腹中疼痛难忍,心里就该好受了些。肉体的痛苦,总不会比心里疼痛更令人刻骨铭心。

酒吧里太过嘈杂,音乐声,喝彩声,欢呼声,声声如毒蛇猛兽,折磨着不甚清晰的大脑。酒味,烟味,混合着冬日里挥散不尽的汗臭,一起冲进不堪忍受的肺中。每一口呼吸,都是一次轮回。

一杯又一杯,酒已空,人微醉。于冉也不准备劝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喝着。有时她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残忍,可是清醒之时又会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一切,都显得很合乎情理。

思绪已经不清楚,迷迷糊糊的,萧云志只觉得面前人影晃动。一天之中,多少人进来了,又出去。此时,灯光亮起,夜晚已经来临。

朦胧醉眼看着身前,萧云志突然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他本来已经喝了很多,可是喝得越多,心中却越痛,连思绪也如冰冻般清晰。痛苦,在此时放大了千万倍。

于冉心有不忍,轻轻握住他的手,说:“香雨让我来的,她担心你!”

“呵呵”萧云志笑了笑,“她又何必担心我呢,我岂非不会照顾自己?”

于冉眉头皱起,眼里神采出奇的耀目:“你不要怪她,要怪,就怪我好了!”

萧云志盯着她的眼睛,似乎愣了一下,“为什么要怪你?我并不怪她,这些年她也并不好过,无论她做什么,我都不会责怪她。我既然不怪她,又怎么会怪你?”

于冉沈阳哪里治银屑病好脸上有些发烫,眼睛也不敢看萧云志,低垂着头说:“是我让香雨与你分手的!”

萧云志呆呆地看着她,手中的酒杯握得很紧很紧,‘咯吱’作响。他双眼一红,语气也低沉了许多:“为什么?”

于冉没有回避他的愤怒,同样睁大了娇目:“她并不快乐,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她已经不再幸福,已经没有没法再继续下去。你难道还不明白吗,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快乐。可是,就算她再痛苦,也没有让你感到丝毫困惑,她对你,付出的难道还不够吗?”

萧云志咬紧牙齿,却一个字也说不出。于冉又继续说道:“那天她来我家,和我谈了很久。我明白,她就因为不想伤害你,才独自一人承受了这么多年。她已经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怎么能忍心再继续束缚她?”

“可是,我,我放不下她。你毕竟不知道失去挚爱的痛苦,怎么能理解我的痛苦?”

于冉握着他的手,全身突然颤抖起来。她哽咽了下,眼睛里突然落下泪来:“我怎么会不理解?你难道不知道当初你拒绝我的时候,我有多痛苦的吗?”

嘴角露出一丝奇怪的笑,萧云志嘲讽道:“那你是要报复我吗?”

于冉全身如遭雷击,脸色蓦地变得通红。

“啪”

她甩手给了萧云志一巴掌,用尽全身的力气。胸口在起伏,剧烈地跳动起来。脸上泪水犹在,心里却感到无尽的悲伤。她站起身,失望地看了萧云志一眼:杭州银屑病医院“这么多年不见,想不到你心胸竟变得这般狭窄!”

她已走出了出去。

脸上还是火辣辣的痛,萧云志不知她是何时走的,也不知自己是何时又走进了一片风雪。好冷,刺骨的阴寒几乎涌到心脏,将整颗火热的心都给冰冻住。

行李箱不见了,也不知落在什么角落。总之,它也与过往一样,遗失在记忆中。

雪越下越大,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远方的深寒,冲破风雪的封锁,降临在本就僵硬的躯体上。

夜,更加冷了。

萧云志行尸走肉般走在孤寂的大街上。

热闹的街,欢乐的人,浩荡的纷繁世界,与他已彻彻底底割裂成两个互不相关的部分。只有飘飘摇摇的雪,独自写着属于他的寂寞。

包里,手机突兀震动起来。僵冻的身体麻木抽动起来,透过冰冷的外衣,找到那个已经不再温暖的手机。号码是陌生的,就像这个陌生的城市,嘲弄一般狰狞地逼视着他。

绥化定做西装

海口职业装定做

济南工服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