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少年向前冲十二

发布时间:2020-07-13 10:34:11 阅读: 来源:扎把机厂家

核心提示:时间洗去悲伤,悲伤沉淀出成熟的韵味。痛苦,不过是时间里细微的一个片段罢了。萧云志又回到了公司,一切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也似乎生命本就是这样的轨迹。走着走着,便要遗失什么重要或者无关紧要的东西... 贵州哪家医院治疗银屑病好 时间洗去悲伤,悲伤沉淀出成熟的韵味。

痛苦,不过是时间里细微的一个片段罢了。

萧云志又回到了公司,一切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也似乎生命本就是这样的轨迹。走着走着,便要遗失什么重要或者无关紧要的东西。

右手端着一杯香味扑鼻的咖啡,左手拿着一份重要文件,萧云志踱步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他有着自己独立的办公室,毕竟是公司的上流人物。推开门,才发现有个身穿职业服装的男子坐在里面。

迟疑着走上去,萧云志心中五味杂陈,将咖啡轻轻放在桌子上,在那人对面坐下。他眼皮慢慢跳着,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你怎么来了?杜云清。”

杜云清抬头望着他,想笑,却又觉得不自然。他心神不定,几乎不敢直视萧云志的眼睛。“我是来应聘的,公司刚刚录取,就把我调到你的部门。”他像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自嘲道:“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部下了。兄弟,你可要好好照顾下老同学!”

萧云志怔怔地看着他,几度欲言又止。最后,他无奈叹了口气,神情落寞了不少。“你知道了吗?”

杜云清佯装疑惑道:“知道什么?”

“我和许香雨的事。”

“嗯。”

“那你准备怎么办?”

杜云清露出疑惑的表情,似乎很奇怪他会这么问:“什么怎么办?这是你们的事,你怎么会来问我?”

萧云志使劲握紧了手中的文件,几乎给弄得碎开了。他低着头,看不清杜云清是什么表情:“你不知道她是为了你才和我分手的吗?”但是,在他说出口的瞬间,他便觉得后悔了。

杜云清浑身一颤,难以置信道:“怎么可能?”

他坐在萧云志的对面,抬眼望去,前面是浩瀚的天空,以及天空下高耸的建筑。阳光从侧面斜斜照下来,玻璃折射出凌厉的光线,几乎让他看不清萧云志的脸。他看着昔日的好同学,心中真是无言以对。但他扪心自问,从未做过什么对不起朋友的事。于是挺直了腰,一片坦然地看着萧云志,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很好的解释。

萧云志面对昔日的好哥们,那种被欺骗的南京银屑病专科医院愤怒渐渐削减,此时只剩下满心的惭愧。“也许,我才是多余的吧!”

想及此处,工作的心情也没有了。他笑了笑,说:“骗你的,开个玩笑而已!”

杜云清疑惑地看了看他,心中尽管有了什么想法,却没有继续追问,也佯装着笑道:“我就知道,你怎么见面就开我玩笑了!”

“难得有人能开个玩笑,不好好利用怎么成?”

“好啊,同学见面就是给你取乐的!说吧,怎么弥补下我的损失?”

“改天请你吃饭吧!”

“行!”

“你真要在这个公司办事吗?怎么会跑那么远来到这里上班?”

杜云清叹了口气,无语道:“你以为我想啊。这年头,工作不好找,只要有工作,那管他远不远!”

萧云志也附和道:“也是!”

杜云清站起身来,道:“那就先这样了,我先出去工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不用顾忌同学关系的!”他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是啊,用不着顾忌的!”

萧云志目视他离去,看着办公室的门在他身后缓缓关上,全身脱力一般瘫坐在椅子上。缓缓吸气,但不知是房子太高还是何故,无端觉得窒息起来。缺氧的心脏跳动得很厉害,头脑也变得昏昏沉沉起来。

他不是那种公报私仇的人,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但要他和杜云清在同一个办公室里工作,他无论如何也是办不到的。转过椅子,靠在椅背上,看着天边厚重的乌云渐渐朝着城市的天空涌来:“快要下雨了!”

“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才能处理好这些情感上的事?”

他想了又想,直到雨水击打在巨大的玻璃上,‘噼噼啪啪’响个不停的时候才做了一个决定。“也许,该换个地方了!”

北方的天气,少有的下着濛濛细雨。但寒气却很浓郁,几乎侵蚀到骨髓之中。远方,朦胧地呈现了一个幽深的世界。那里,也许会有一种不同的生活。

萧云志将桌子上的文件整理好,长久未使用的台式电脑已经黑屏,也就随手关了电源。等到将一切都收拾干净的时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他没有与任何人商量,在他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没有出路的选择。‘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虽说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不给自己机会,可是像这样尴尬的境地,想来也不是轻易就能看透的。

辞职的时候,公司总经理长久的凝视,无言的挽留却并没有改变他丝毫。

该走的,总会走。该留下的,也会随着时间流逝渐渐消亡。正像他曾经说的,一切过不去的都将过去,在时间面前,除了消亡,大概没有什么能长久残留。爱也好,情也罢,在时间范围外,也不过是某种陌生的情绪。

他还年轻,才三十几岁而已,就算经历了什么痛苦的事,伤口也会很快愈合。说起来,感情上的事,放不放得开不过是自己愿不愿意释放自己。若是自己能够想通,那不过是一段过往的点滴记忆,成为自己将来生活的甜蜜回忆。

处理完公司的事,白日将尽,黑夜又要来临。萧云志没有与任何人告别就离开了公司。离别总是伤感的,独自一个人默默离去,悲伤倒会减少许多。

雨已经停了,但空气中仍留有死气一般的水雾。地面湿漉漉的,走在寒冷的空气中,全身也像浸泡在零度的冰水里,渐感手脚冰冷,呼吸困难。

走着走着,却突然迷茫起来,不知道自己该往什么地方去。萧云志目视着在晚夕中流动的车辆那猩红的尾灯汇聚成一片血红色海洋,心神也被淹没在里面。前行的步伐停下,不禁痴痴地望着这个庞大的人工生命。这一条条不知通向什么地方的道路,不正是这个庞大生命的血脉吗?

人呢?生活在这些血脉里,日复一日做着一成不变的工作,不正是这个庞大生命的一个不变的零件吗?或许,是奴隶也说不定!庞大的,与自然相悖的人工生命的奴隶。

心中凛然,萧云志心中五味杂陈,突兀打了个冷战。十年了,在同一个城市,在同一个公司中的同一个房间里工作了十年!多么可怕的时间洗礼啊,连生活的神经都给麻木了。

沉沉吐出一口气,白雾似地在渐起的灯光下凝现,像一朵雪白的梨花。枯萎了,便觉得悲伤起来。

路边多是服装店,饭店,百货超市。人流不绝,来来往往的人群穿梭在这个庞大生命的各个器官中,吸吮着营养,奉献自己的青春和生命。

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从黑漆的甬道走出来,眼睛里满是防备的神色。泛黄的毛发被泥水打湿,变成一团团干硬的泥块。它从里面走来,颤抖着,在这个庞大生命的器官中寻找食物,艰难地活下去。

远处吹来一阵湿冷的风,将城市上方的云层也吹得散了。无云的天空,像一块漆黑的琉璃,虚无的黑色仿佛能吞噬人心。看着看着,总觉得心中难受,几乎找不到活着的意义。

没有了光明,就不会存在阴影,也就不会怀疑现实是黑暗的!

城市上空,亿万灯光紊乱地散发着毫光,照见了漆黑的天空,却又照不清里面的黑暗。于是在虚无黑色下方披上一层濛濛的白纱,从中透出若有若无的绝望。

十年了,坚持了十年的东西,岂是说放弃就放弃的。但他终究是一个有情义的人,哪怕自己痛苦,哪怕心中流血,他也会笑着放手。许香雨没有错,她已是个很好的女人。错的,也许是自己,也许是命运。

但萧云志却不怨恨谁,也不觉得上天对自己不公平。命运并不是在人生行走前就写好的,它只是人生走过时才会出现,是关于人生的记录。一切,不过是人生的必然经历,分手,也许并不是坏事。

回到住所,冰冷的,空无一人的住所,突然觉得好空虚。心中少了些什么,即使用全世界去填补也觉得不够。

是追悔失去的爱情吗?自己不是已经放手了吗?既然已经放手,又为何还会觉得后悔。难道少了她自己就存活不了吗?他沉闷地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

白炽灯亮着,银白色光线倾轧在身上,沉重而又冰冷。萧云志以手抚额,抬头看着清冷的光线一根根刺入眼中。脑海里是一片空白,白茫茫的,什么也想不起来。肚子饿了么?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还是感受不到饥饿的感觉。手脚冰冷吗?穿着单薄的衣服,却感受不到寒冷的侵蚀。就这样,心无杂念的看着,忘了世界,也忘了自己。

孤独者并不寂寞,因为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孤独中,会寻觅到生命的火花,希望的源泉,人生的真谛,人也就不会觉得寂寞了。

荥阳职业装制作

南宁职业装订制

领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