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痛伤感爱情-【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16 15:28:52 阅读: 来源:扎把机厂家

我在记忆之外,城市之中寻找那个叫罗索拉的女孩,17岁那年她坐在我旁边,有翘翘的屁股和深邃的眼,10年后,她坐在我对面,烟雾迷蒙了10年的光阴和我的眼……

One

我重新想起罗索拉是因为孙素芝。

那天我去超市买些日用品,有一个女的在街上喊我:陈遥。

我努力地搜索了所有记忆,结果却一无所获,她明确表示是我的中学同学,并且准确地说出了班主任是谁和当时我骑的一辆飞鸽牌自行车,我还是没有想起来。

我叫孙素芝呀,她说。

当时,你还总穿一件白色的球衣,她很肯定地说。

白色的球衣?我想了想,仍旧想不起来。

她表示很失望,说下次一定搞一帮同学来为她作证。

那你记得谁?她还追问着我。

罗索拉的影子从我脑海里闪现出来。

罗索拉,我说,我记得罗索拉。

罗索拉啊,她撇了撇嘴说,她早跑到广州去了,当了小姐也未可知呢。她这样说,明显带着嫉妒的成分,罗索拉在当时是全校最漂亮的女生,这是毫无疑问的,而 且罗索拉的衣服总是最时髦的,可是我自从上了高中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直到我大学毕业又回到这座山城,有好几次梦到她,她还是那样,丰满动人,两只眼睛深深 地陷进去,像个混血儿。

和孙素芝分手后,我回家就翻开了,我记得罗索拉高中毕业的时候送给我一本书《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我随手塞进 了书架,从来没有翻看过。当我重新翻出这本书并抖落十年灰尘的时候,一张照片从书里掉了出来。照片上的罗索拉站在一棵梧桐树边,笑得满眼风情,那时她才 17吧,可是分外有一股那个劲了,动人,妖冶。

照片后有她抄的一句词:山有木兮,木有枝。

那天我沉沉睡去,睡梦中我梦到了罗索拉,她笑得明媚动人,我刚想走近她就醒了,然后觉得下面湿湿的。

我决定去找罗索拉,我想知道在十年前写过这样一句词给我的女孩,现在去了哪里?作为一个职业**,如果想找一个人,应该能找到。这个想法让我很激动,我半夜爬起来给当年的同学姚庆打了个电话,这小子正在成都出差,他说,陈遥,你发疯啊,干什么半夜打电话?

你记得罗索拉吗?

那个屁股翘翘的女生?眼睛特深特深的那个,是吗?

也许所有男人无一例外会喜欢那种有几分姿色的女生,男人是好色的,罗索拉的样子的确很妖气,带点小坏的女孩子总是让人记得,特别是让一些有想法的男生记得。

那天我和姚庆又聊了一些别的话题,我们谈了一会儿女人,又谈了一会儿**,都觉得好无聊,我没有告诉他我决定寻找罗索拉,他打了个哈欠,挂了电话。

Two

凌晨的时候我上网,用百度搜索“罗索拉”这个名字,结果我发现这个名字有数千条,其中有教师,有医生,有作家,还有酒店服务员等等,那么,这其中哪一个 会是她呢?我又把重庆这几个字输进去,结果发现,重庆有两个人叫罗索拉,她们一个在废品收购站,一个在机场,在机场的有照片,我看了一下,不是,那么,在 废品收购站的呢?我搜索之后发现,这个女人已经50岁了。

很显然,她们不是。

我不厌其烦,把调出的几千条罗索拉挨个看,结果我一无所获,有两个最有可能的罗索拉离得我很远,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大连。

她们都曾经在重庆上过学,而且年龄类似,于是在第二天上班后,我用公家的电话给她们的单位打了电话。

是谁呀?里面的女人已经说着很标准的普通话了,这是北京那位。

我是陈遥啊,我说,你记得我不?

陈遥是谁呀?

我问她,你是重庆十五中的吗?

你才是重庆十五中的呢!哪来的人呀,瞎问什么呀,我就在重庆待过一年!说完,她“咣”地挂了。

然后我把电话又打到了大连,我说你在重庆待过吗?

她回答,我姥姥在重庆待过,我没有,我妈怀孕的时候我在重庆,不过,那时我在我妈的肚子里。你找人啊?

我说,是啊,我在找一个叫罗索拉、在重庆十五中上过学的女孩子。

她说,你这么费力找她,是因为爱她吗?

我笑了笑,说了再见。我是因为孙素芝才想起罗索拉来,我顶多是忘不了罗索拉,说爱我觉得不太可能,顶多是喜欢,如果爱,我应该说我爱米苔。

米苔是我大学时的女友,现在去新加坡工作了。

我们隔几天通个电话,打个情骂个俏,这个会撒娇的姑娘说:陈遥,你又和哪个女孩子鬼混去了?

谁鬼混啊,我守身如玉。

那时我正上网发帖子,我在一个网站贴了寻人启事,我说,谁见过这个女孩子?她生于1982年,身高一米六七,眼睛很深,有股妖气,如果见到,请你告诉我。

Three

我把罗索拉的照片从毕业纪念册上剪了下来放到网上,她那时才17岁,现在10年过去了,她能有多大变化呢。

后面的跟帖很多,他们问我找她干什么?为什么要寻找她?

无数的人问我为什么,最后我也迷茫起来,我为什么要寻找罗索拉呢?

我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不过,这世界上的事情都是要准确答案的吗?我想起了孙素芝,这个俗气的女子,我决定请她吃个饭,在浪淘沙酒楼,就我们两个。

她很愉快地答应了,见面的时候我发现她化了浓妆。

为什么请我吃饭?她靠过来,在我身边坐下,声音很轻,我大声地说:没有为什么啊,咱是同学啊,何况我又没有认出你来,吃个道歉饭吧。

我们喝了点酒,我问,你知道罗索拉在哪里吗?

她脸色大变,很直接地说:你就是要问她呀。

不是不是,我解释,我只是想和你打听这个人,仅此而此。

结果那天晚上我们不欢而散,我没有想到我请孙素芝吃饭是犯了大错。孙素芝的姨妈曾经和米苔的妈妈是同事,你看,世界上的事情就这样巧,孙素芝添油加醋地把我寻找罗索拉的事情告诉了她的姨妈,她的姨妈又添油加醋地告诉了米苔的妈,结果米苔大闹。

对米苔,我哄了半天劝告半天,又买了新款的宝姿风衣快递过去,这才平息了此事。

不过事情并没有完。

一个男人打来了电话,他说,你找罗索拉干什么?她是我的马子。

Four

他的口气很狠,他很确定地说罗索拉是他的马子,并且通过手机把罗索拉的照片发给了我。

真的是她!

这个男人说,如果你再敢四处打听她,小心我灭了你。

说完他挂了电话,再打电话,关机了。我上网查那个号码,是云南的,我联系云南警方的一个哥们,他说,你犯神经啊。

当米苔知道我还在寻找罗索拉时,她彻底恼了,接连十天没给我来电话,并且说,你去找她吧,我给你**。

我迷茫了,我其实可以放弃寻找罗索拉的,因为我有米苔,何况,她也许早就结婚了,或许生了孩子也不一定。

可我不想放弃。

我休年假去了云南,我想,罗索拉就在这个城市。

我开始在这个四季如春的城市里漫步,寻找,四处打听。

米苔连吵也不和我吵了,她失去了消息,我去**局调出罗索拉的资料,发现哪个也不是她,那么,罗索拉不在云南吗?

那个手机号再也没有通过,它的主人是一个叫李国良的人,李国良是一个大老板,我打听到李国良的公司,找到他,他说这个号一年前就不用了,随便给了一个手下的人,那个人早就辞职了。

线索到这里就中断了。

年假休完后我回了重庆,回帖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很关心我最后是否找到了罗索拉,连他们也和我一样,对于找罗索拉是有什么事情并不感兴趣,而是关心我是否找到了罗索拉。

我已经找了一年罗索拉,罗索拉到底在哪里呢?

Five

半年后,米苔嫁给了一个新加坡人。我和孙素芝又遇到过几次,她总是嘲笑我,找到你心上人没有?我笑笑,不回答。

转眼到了春天,我仍然四处打听这个人。周围的人都说我疯了。

秋天的时候我已经对这件事情灰心了,孙素芝为我介绍了一个医院的姑娘,我们彼此挺满意,重要的是,她眉眼之间有股神态特别像罗索拉。孙素芝说,请我吃饭吧,谁让我这么知道你的心思!

我嘻嘻哈哈殷勤地为她点菜,我说,以后有罗索拉的消息可别忘了通知我。孙素芝俨然是我的救命恩人,拍着胸脯保证:放心放心,一定一定。

谁也没有想吃完这个饭我就看到了罗索拉。

跟孙素芝吃完饭回到警局,我看到了坐在审讯室里的罗索拉。我当时几乎傻眼了。

我不肯相信这件事情,可的确如此,她坐在我对面,一头乱乱的红发。能给我一支烟吗?她说。

和10年前比,她更妖艳了。10年前,我们是同学,10年后,我是**,她是罪犯。

她是在重庆机场被逮到的。她贩毒,把毒品吞进胃里,被查了出来。此时,我们面对面,她一直在抽烟,我一直在看着她。

10年,10年的光阴在我和她之间,我们的眼神偶尔交流,她诡秘地一笑:你一直在找我么?

是,我说。

你爱我么?

我握着笔的手有些哆嗦,我说,不是。

你找我做什么?

不做什么。我看到了那张照片,还有那句词。

罗索拉吐了个烟圈,很妖冶地笑:你长高了好多!高中那会儿,你还没我高呢。那时,你坐我前排,每天上课我都能看到你后脑勺上被你睡觉压翘的头发。高二那 年分班,你去了理科班,我去了文科班。每次我走过你的教室,我会偷偷看你后脑勺上翘起来的头发,然后在语文课上偷偷地笑。

高中毕业那 年,我爸把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给撕了,他让我自己出去挣钱。我妈跟他争执,被他一拳打昏过去。从那时起,我才知道,原来我是我妈初恋情人的遗腹子,初恋情 人因病去世,姥姥就把我妈嫁给了现在这个男人。那年的七月,我带着我妈偷偷塞给我的七百块钱去了广州。当我花光最后一块钱的时候,一个老板给我了五百块, 让我跟他走,我上了他的车跟他去了宾馆。当我从宾馆出来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我很有天分,真的。我迅速赚到了钱,我把我妈接到了广州,给她买 最好的衣服,吃最贵的海鲜,住最好的房子。可是,当她知道我靠身体给她这些的时候,她狠狠地给了我一个耳光,然后回到了小镇,再也不跟我联系,也不接受我 给她寄的钱。

我妈离开后,我在姐妹的带动下学会了吸毒。当我吸干我所有钱的时候,姐妹们纷纷避开了我。我被毒贩追得穷途末路,这时我 遇到了现在的男人,他带我去了云南,教会我贩毒。我在金三角一带,有钱,有男人,有想要的一切!我从来没有想过回重庆,直到有一天,这男人说,他在网上看 到一个叫陈遥的**在找我。于是,我想回来了。可是男人不让,我知道他是怕我一去不回。正好这时重庆这边需要一批毒品,我接下单子,亲自藏毒送过来,以此 打消他的顾虑。这样一来就算我不被抓,也不可能跟你再续旧情,因为我是毒贩你是**。

她的眼睛一直看着我:我回来,是因为你在找我。 你知道被一个人找的感觉吗?很幸福,这么多年,没有人找过我,即使是我的父母,他们早就把我忘记了。你找我,让我感觉自己在这个世界还存在着。你知道吗, 这辈子我就爱过你一人。我在云南最困难的时候,想的也总是你。所以,当我听说你在找我后,很惊喜很惊喜。我以为,你也和我爱你一样爱着我。是这样吗?是这 样吗?

罗素拉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想从我的眼睛里找到答案。而她没有等到我的答案,就被同事带走了。

我拿起罗索 拉吸剩下的烟,深深吸了一口,想起她给我的毕业留言:“山有木兮,木有枝。”很多年后,我才知道后面一句是:“心悦君兮,君不知。”十年前,她就暗示我她 喜欢我,但是我却不知道。我不知道的,远远不止这些,到今天我才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找到罗索拉,因为罗索拉早就不叫罗索拉了。罗索拉在17岁那年改了 名字,她叫罗遥。

南宁做不孕不育检查医院

潍坊哪个医院治前列腺炎专业

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