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石油巨头天然气业务每年亏上百亿涨价呼声再起-【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54:07 阅读: 来源:扎把机厂家

石油巨头天然气业务每年亏上百亿 涨价呼声再起

中国页岩气网讯:12月5日,国土部第二轮页岩气招标结果公布,19家企业成功挤入国内天然气市场;

12月1日国家发改委公布了天然气发展“十二五”规划(简称十二五规划),明确2015年国内天然气消费量将超过2300亿立方米;

还是1日,北京和徐州分别宣布上调当地管道天然气(不包括管道液化气、压缩天然气)居民用气销售价格……

所有迹象都表明,新一轮的天然气定价改革已迫在眉睫,“如果现在不调价,那么一旦新的价改方案实施,北京将面临天然气大幅涨价的尴尬局面,毕竟2010年上游涨价时,我们这里就没动”,6日有北京燃气行业人士无奈地说。

更尴尬的局面是,随着国家鼓励天然气的相关使用政策出台,我国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正快速攀升——2010年时仅15%,到2015年将飙升至35%;然而国内气价长期处于低位,这使得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下简称“中海油”)、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石油”)等进口企业不得不面临每年数百亿元的气价倒挂亏损。

“长期亏损的生意肯定没人愿意做,但天然气比石油更关系老百姓的生计,因此政府在调整气价或进行气价市场化改革时只能采取渐进的方式,但改革就总比不改要好。”有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高层说。

气价改革,无疑对市场相关各方产生了极大的促动:10月31日中海油一次性与跨国石油巨头BG集团签署了协议,斥资50亿美元连续20年每年采购500万吨液化天然气(LNG);中石油、中石化更是历兵秣马在全国各油田筹备增产措施;甚至连北京控股(00392.HK)也宣布,斥资4172万向母公司北控集团收购燃气业务,并计划向燃气等方向转型。

倒逼下的改革

12月5日国务院副总理、中俄能源谈判中方代表王岐山与俄罗斯副总理、俄方代表德沃尔科维奇在莫斯科共同主持了中俄能源谈判代表第九次会晤,此次会晤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如何尽早实现俄气南下供应中国,然而却无果而终。

“难题还是价格,双方的差距太大——为了尽早达成一致,蒋总(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甚至亲自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总裁进行了长达4小时谈判,但还是没有结果。”一位参与中俄天然气谈判的中方代表在电话中告诉记者。

俄气通过西伯利亚,经东北输往中国内地市场的计划早在十年前就在中俄两国政府首脑的共同推动下达成一致,然而俄方希望供给中国的天然气能够与其供给欧洲的价格保持一致,但这却是承担进口任务的中石油所无法承受的。

据了解,2011年以前俄气西向欧洲诸国的供气价格大约在350美元/千立方米,由于德国等地油气资源匮乏,且经济实力较强,因此这些国家对俄气的价格没有异议;然而这却是中方所无法承受的。

“350美元/千方,相当于2.2元人民币/立方米,这应该还只是俄方出口到岸价,之后还有我国境内数千公里的管输费用,这些成本都需要中石油自己承担,可中石油最终的销售价格肯定无法覆盖这些成本”,上述中石化经研院高层说。

以广东为例,目前其天然气门站销售价格为2.74元/立方米,终端零售价更达3.5元/立方米附近,这已是全国省会城市中最高的天然气销售价格了。

但是如果中石油以俄方提出的价格进口俄气,那么等到这些资源运至广州时,它至少将承担1元/立方米左右的亏损,而俄方承诺将供应中国的天然气量是每年700亿立方米。

“因此,自2009年以来中俄天然气谈判就一直纠结在进口气价上。为了减少亏损,中石油只能将进口俄气的日程一拖再拖”,那位参与中俄天然气谈判的中方代表坦言。

息旺能源数据显示,自2010年西二线进口中亚天然气以来,中亚天然气到达新疆霍尔果斯口岸的进口价格就开始一路攀升,从2010年下半年均价1.65元/立方米直至今年上半年的2.6元/立方米。再经过8600公里的长途管输,仅今年上半年中石油在西二线供气上就将亏损300亿元以上。

因此,据新华社报道,在第九轮会晤后,王岐山就表示,在天然气领域,中俄双方进行了坦诚沟通,明确了彼此有什么,要什么,增进了理解和信任,为下一步合作奠定了基础。从中国有购买力市场需求出发,优先推进东线管道合作,积极研究西线一体化合作。

然而随着“十二五”规划的公布,中石油却拖不下去了。

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达到了1307.1亿立方米,2012年前8个月更达926.7亿立方米,增幅惊人。仅今年10月,国内天然气产量88亿立方米,同比增长7.3%;进口天然气约合39亿立方米,增长26.4%;天然气表观消费量124亿立方米,增长12.7%。1-10月,国内生产天然气878亿立方米,增长6.4%;进口天然气344亿立方米,增长37.6%;天然气表观消费量1187亿立方米,增长14.1%。

“如果不加大进口,十二五规划中的2300亿立方米消费量肯定无法完成,多地气荒在所难免。”中石化经研院高层明确指出。

不进口,则气荒;进口就必须改革现行的天然气定价机制,实现气价的市场化改革,“否则中石油将无力承担这个越来越大的亏损窟窿”。

中国式瓶颈

其实2009年下半年至2010年国内石油业界就曾掀起一轮气价改革的呼声。

当时,中石油旗下西二线正在兴建,即将抵达两广地区,如何制定广东天然气门站价格,化解中亚资源的高运输成本正成为中石油及相关政府部门头疼的事情;而中海油更因卡塔尔天然气价格高企与下游的深南电、深圳能源(5.83,0.09,1.57%)等发电企业激烈冲突。

在此背景下,中石油、中海油等开始积极游说中央政府,改变过去天然气的“一线一价”的定价模式,冀图在全国范围内实现气价的市场化。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这些能源企业一方面在各种场合痛斥进口气价格倒挂给企业造成的伤害,另一方面开始放缓相关的天然气进口进程。“气荒”随之在全国很多城市上演。

国家发改委甚至在网站上发布了价格司司长曹长庆一番关于天然气价格改革的言论。他表示,进口天然气价格达到国产气的两倍,天然气定价矛盾冲突加大,国家正着手研究,拟进一步改革和完善国内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

“当时国内各界都认为气价改革、天然气涨价已在所难免”上述中石化经研院高层回忆说。

然而由于当时国内CPI指数高涨,若气价上调,势必将进一步推动相关下游产业的生产成本,最终这次拟议中的气价改革胎死腹中。

2010年6月,国家发改委上调国内天然气井口价格后,很多城市仍未能实现天然气上下游的价格联动。这导致相关的城市燃气分销商不得不在上游涨价与终端不涨的夹缝间挣扎。

“此次北京上调气价,正是那次上调气价后的顺涨。如果再不调价,一旦新的气价试点改革启动,北京天然气就不得不进行幅度更大的调整。”上述北京燃气行业人士说。

为了保障城市燃气分销商的利益,今年10月被划为气改试点地区的广东省发改委发文规定,城市门站天然气销售价格实行动态管理。“当气源价格波动超过8%且距离上次调价时间达到或超过6个月时,由省人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根据有关规定制定和调整。如气源价格连续二年未变化的,管网企业应提出方案报省人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校核。”

“这是为保障气价改革试点出台的规定,但广东市场消费能力远高于内地,这种气价联动模式能否在全国范围内执行尚不得而知。”上述中石化经研院高层表示。

央企抢先

由于气价改革的紧迫性,相关企业也开始积极谋划自己的天然气布局,以求在中国这个越来越大的天然气蛋糕中分一杯羹。

10月31日中海油宣布与跨国石油巨头BG集团(英国天然气集团)签署了协议,前者将斥资50亿美元连续20年向后者每年采购500万吨液化天然气(LNG),从而使自己的LNG合同保有量攀升至2160万吨/年——“十二五”规划显示,截至2010年底中国沿海LNG总接收能力也仅为1230万吨/年。

中海油走这一步险棋是有深谋远虑的。事实上,即便是现在,中海油的LNG产业仍处于亏损状态,

2009年以前,中海油曾是国内LNG领域的龙头,仅进口LNG一块,每年就可创造10亿元以上的利润。然而随着2008年后国际气价高企,国内气价长期低位徘徊,气价倒挂使得中海油陷入不断亏损的状态。

2008年中海油正式与壳牌、卡塔尔天然气分别签署了每年200万吨的LNG采购协议,这每年400万吨

的LNG原计划是供应浙江、广东及其他沿海省份的。但在中石油旗下西二线进入广东后,其天然气销售价格远低于中海油的,因此中海油不得不大幅放弃其在广东原有的市场份额。

“2008年时,国际油价最高飙升至147美元/桶,作为与油价挂钩的气价,其国际市场价格也就难免高一些了。”有知情者回忆道。

然而这并未阻挡中海油拓展国内天然气市场的决心。

“通过与BG的联盟,我们可以通过其全球的天然气采购网络获得价格合适的资源,因为量大,可以冲抵此前卡塔尔天然气的价格劣势;同时通过这种巨量采购,为公司下一步推进国内沿海LNG基站建设奠定了很好的资源基础。”一位中海油驻广东人士坦言:“随着国内气价改革的推进,政府也肯定不会让企业长期维持亏损状态,因此未来国内天然气市场的竞争仍是资源量的竞争,谁的资源丰富谁就能更多掌握市场的主动。”

不仅是中海油,中石油、中石化也正在历兵秣马提速自己的天然气生产速度,以便能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据更加主动的地位。

中石油一方面开始筹划建设自己的西三线、西四线等管输工程,冀图尽早完成其天然气管网的全国覆盖;另一方面又在新疆、陕西和四川等地尽速提高自己的天然气产量。除此之外,它还在新疆与部分非石油系统企业合作,以便将这些企业生产的煤制气资源纳入自己的管网。

而一向上游资源匮乏的中石化则开始谋划与包括广汇能源在内的9家新疆煤制气企业建立联盟——中石化不但将在新疆投资建设大型煤制气生产装置、兴建从新疆通往山东、浙江和广东的管道,还将负责代输其他几家煤制气企业的煤制气资源。

“气价的市场化改革是长期的,不可能一蹴而就,我十分赞同中央政府渐进式地推动气价改革,因此我们也很积极地与中方伙伴合作,未来的结果必然是双赢的。”壳牌中国区主席林浩光说。

福建试点?

多位参与气价改革方案的制定者都曾向记者证实,扩大气价改革试点地区的方案已准备就绪,只待合适时机发布。

其原则仍秉承2011年底实施的两广试点精神,以进口燃料油及液化石油气(LPG)经加权后的价格计价,以上海为计价基准点,根据距离上海的管输距离远近计算管输费,最后得出本地的天然气门站价格。

“据我所知,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试点地区的省份是福建”,一位接近决策层人士向记者透露。

据他介绍,这是因为一方面福建将成为西三线的终点,当年两广试点就是因西二线终点为两广才开始执行的;另一方面此前福建没有管输天然气市场,居民用LNG的消费量也很小,“扩大福建成为试点,不但易于当地市场接受,而且因为历史包袱较少,易于总结经验教训,以进一步气价改革”。

事实上,自10月以来,从中央到地方,奔赴广东学习总结两广试点经验的考察团和记者就络绎不绝,“其中尤以福建团问得最仔细,从广东市场气价承受能力到相关配套改革方案的制定思路,再到上下游价格联动,他们每个点都做了详细的记录,而这些总结报告,不但会上报福建地方政府,而且还得到了国家发改委相关部门的批示。”一位广东政府方面人士介绍说。

此前,福建物价局、发改委等部门曾专门向国家发改委等机构上报过申请气价试点的报告。它们认为随着“海西战略”的实施,当地对能源的需求正在迅速扩大,然而福建能源对外依赖严重,一次能源自给率只有40%,而煤炭污染等更严重制约了地区经济发展、节能减排等工作的推进,因此地方政府十分支持引入包括管道天然气和LNG等资源。

此前上述中石化经研院高层曾亲赴福建考察。他认为,自2008年莆田LNG项目竣工投产后,毗邻地区对天然气的需求即开始迅猛增长,不但发电、化工等常规工业领域开始进行油改气或煤改气,而且不锈钢、陶瓷等生产企业也开始谋划改变自己的能源供给。“福建是我国南方著名的陶瓷之都,陶瓷厂星罗棋布,此前这些企业都在使用LPG作为生产陶瓷的燃料,其价格高昂,远非管输天然气经济能比。”

此外,中石油出身的福建省长苏树林也成为福建申请试点的助力。他不但多次与中石油、中海油决策层洽商如何尽早“引气入闽”,而且希望它们能通过在福建设立大型石化设施,以推动当地的经济结构,并承诺将对石油央企们给予税收等方面的政策扶植。

这使得福建成功挤入气价改革试点变得很有希望。

10月16日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宣布,西三线东段在福建福州正式启动,预计将于2014年底就可以投产运营。

飞鱼加速器

玩传说对决就用轻蜂加速器

网络加速器